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满腹疑团

作者:纯洁的牲口
    即使是荆棘光环,好歹也算是刺他了,池宁羽心一动,斩铁剑提在手,一剑已经狠狠朝阿加雷斯的小腹刺了出去,阿加雷斯体型高大雄壮,就算闪避再灵活,这一剑近在咫尺,池宁羽全力刺出,哪怕是碰到阿加雷斯的一点皮毛,自己也就算胜了。

    却不料池宁羽的右手刚刚一动,阿加雷斯的身慢的朝右边躲闪,果然是双脚稳稳的站着,丝毫没有移动,池宁羽眼睁睁的看着阿加雷斯的动作慢如蜗牛,自己这一剑,也算是聚集了平生之力,刺得奇快无比,而自己出剑的时候明明看着阿加雷斯往右一闪,却依然无计可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剑落空。

    “第一剑!”阿加雷斯慢慢的拖着长音说道,池宁羽点点头,开口道:“我知道!”

    怎么回事?池宁羽心暗暗奇怪,转念一想,八成是阿加雷斯实力超群,作战经验丰富,见到自己出手的方向,就知道自己长剑将刺往哪里,当下突然脚下踩起了拯救光环,展开了气系领域,转眼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心想我现在隐藏在气系领域,你还能看的到我的出手动作,那还真是奇怪了。

    这一剑池宁羽看准了位置,既然阿加雷斯双脚不动,身后必然是一个破绽,当下突然在领域出现,提剑横扫阿加雷斯的腰腹,却见阿加雷斯漫不经心的打了一个呵欠,身往前弯下腰去,好像是捡起了地上什么东西,池宁羽这一剑施展得极快,再要强行变招,也是来不及了,眼见自己的斩铁剑从半空掠过,阿加雷斯体型如此庞大,竟然连他的汗毛都没沾到一点。

    “第二剑----”

    “这个家伙,真是厉害。我的所有动作都已经被他看穿了。”池宁羽心暗暗骇异,不过还有第三剑,池宁羽索性散去了气系领域。他阿加雷斯不是不还手不移动双脚吗?我就干脆大大方方的站在你面前,看你怎么应付。

    池宁羽这次也是钻了阿加雷斯的空,长剑慢慢的一点点的朝阿加雷斯的小腹刺出,任凭他阿加雷斯向哪边躲闪,自己地长剑都照样可以随时变招,只要是挨着阿加雷斯一下,就算他输了。

    池宁羽想得很好。长剑慢慢刺出,阿加雷斯却也毫无反应,只是低头看着长剑渐渐靠近自己,池宁羽拼命压抑住自己的冲动,明明现在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只要刺过去就赢了,但是池宁羽也知道阿加雷斯作战经验无比丰富。自己只要招式一用老。哪怕是只有一毫米地距离,也足够这个实力如此强悍的魔神反应了,因此池宁羽毫不心急,一点点的递送过去,眼看就要触碰到阿加雷斯的盔甲了,阿加雷斯的身总算也动了,身随着长剑的刺出慢慢的后退,始终和剑尖保持几厘米地距离。

    池宁羽心暗喜,看你再退。再退也总有刺的时候,念头还没完,就看到阿加雷斯的身向左侧,当下自己的长剑也跟着向左跟去,阿加雷斯身体向右。池宁羽的长剑也就跟着向右跟去。池宁羽心暗暗发急,这样下去。要拖到什么时候?

    见阿加雷斯的身体再度向后躲闪,池宁羽心生一计,长剑跟着前刺,招式还没有用老,右手上扬,刚要做一个上挑的动作,右手地食指和大拇指扣起,伸指一弹,竟然将斩铁剑当做弹指剑施展,正弹在斩铁剑地剑柄护手上,此时池宁羽力量早已经已经超过了两百四十点,而斩铁剑也不过只有区区十几公斤的重量,只听嗤的一声轻响,那斩铁剑被池宁羽以弹指剑的手法甩出,虽然说不如强弓劲弩那边的迅疾,却也是奇快无比。

    几厘米的距离,此时却见阿加雷斯的身后仰,已经无法再退,池宁羽正暗自欣喜,却不料阿加雷斯的身体突然再度往后仰去,以膝盖为基点,整个人好像身断了一般,身几乎与地面平齐,竟然施展出一招铁板桥的功夫,倘若是华夏地武术高手施展这一招铁板桥也就罢了,但是在这蛮荒之地的异界,阿加雷斯身材又是如此雄壮,竟然也能施展出这样一招,不由得池宁羽不惊讶万分,继而沮丧不已。

    “第三剑,你输了!”阿加雷斯的语气依然没有任何的感**彩,慢慢的站立起来,缓缓摇头,冷冷开口道,“下次我再来找你!”身一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呃……”池宁羽正在沮丧,却也不知为什么阿加雷斯莫名其妙地叫自己过来,然后刺他三剑,又不提算不算什么赌约,但是自己三剑一刺完,这个实力深不可测地魔神巫妖王竟然就跑路了,把池宁羽一个人晾在这里,惊得池宁羽目瞪口呆,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到底怎么回事?池宁羽现在的脑袋里已经完全被问号所填满了,这到底算是什么?刚刚池宁羽在过来地时候,其实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要放手和这个阿加雷斯做过一场,没想到竟然弄了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然后一句话不说闪身跑路,这个巫妖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池宁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已经有几个人影闪动,贝利亚尔、萨米吉纳、阿斯塔若斯等人纷纷飞了过来。

    “阿加雷斯走了?”萨米吉纳笑眯眯的问道。

    “嗯!”池宁羽还是在莫名其妙,点点头,算是回答。

    “这个家伙还是这个样,总是古古怪怪的,每次都要折腾一下,嘿,池,我说的没错吧,我说过阿加雷斯绝对不敢动你。”萨米吉纳微笑着,看起来像极了一只偷到七八只大公鸡的老狐狸。

    “到底是怎么回事?”池宁羽皱眉道,“萨米吉纳,为什么你会这么有把握……嗯,那个什么?”

    “不知道,直觉!”萨米吉纳笑呵呵的说,不过这个解释险些让池宁羽伸手把自己的鞋脱下来砸在这个老家伙的脸上---当然池宁羽也是知道肯定砸不,大约也觉得自己的解释太过无力,萨米吉纳补充了一句。“看来你是答应了加入魔神的行列了!”

    “不,我没有!”池宁羽摇头道,“阿加雷斯对我说。问我愿不愿意成为第四十位的魔神,但是被我拒绝了。”

    “拒绝了?”在场几个魔神都是诧异无比,面面相觑,就连贝利亚尔也有些吃惊,急急道:“傻瓜,干嘛拒绝啊,魔神之间有不得自相残杀的规矩。你成为了魔神,阿加雷斯就再也没有借口来找你地麻烦了。”

    “不,贝利亚尔,你不知道。”池宁羽摇头解释道,“职位越高,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一旦成为了魔神。就得无数年都要为了暗界和其他五系战斗。长期的斗争,那我做人还有什么意思?还有……”池宁羽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只是看了贝利亚尔一眼,意思很明显,我现在好歹也有三个老婆,要是真成了魔神,每天就是算计这个,折腾那个,打打杀杀地日这样过下来。也确实没什么味道。

    虽然池宁羽说的很含糊,但是众人也都听明白了,一个个面色古怪,虽然这话听起来不太顺耳,但是这些魔神也都是一个个成精的角色。哪里有听不懂的道理。迟疑了一下,萨米吉纳嘴角一动。本想辩驳,细细一想,也确实如同池宁羽所言,不由轻轻叹息一声,默认了池宁羽的这种说法。

    “对了,这些水系的家伙,真是阿加雷斯杀的吗?他刚刚来地时候,架势这么大,怎么你们都没有感觉出来他动手的痕迹呢?”池宁羽见场面有些冷场,当下转移了话题。

    “嗯,咱们走吧,边走我跟你解释。”萨米吉纳点点头,当先转身,慢慢往外走去。

    “阿加雷斯的能力非常特殊,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拥有预见未来的能力,当然,他这种预见未来,并不是说他可以看到几百万年之后的事情,而是说,在战斗,只要他想,就可以预见到对手的下一步动手的方式和目标,之后采用不同地应对方式,所以,即使在同级别地对手,阿加雷斯也是有足够的实力击败对手,”萨米吉纳慢慢解释道,“至于气息这种东西,阿加雷斯对付比他低级的对手,甚至根本不需要动用任何魔法,只用单纯的武技,这就是这七个被杀死的水系好手,每个都是一招毙命,这就是阿加雷斯的特殊能力。”

    “这样……”池宁羽被萨米吉纳的形容震惊了一下,“这样一来,那不是阿加雷斯在面对任何对手都可以料敌先机?那换句话来说,阿加雷斯不就是无敌了?”

    “那也不是!”萨米吉纳耐心的解释道,“如果对手能量高过阿加雷斯,他就无法看到对手下一步的动作,所以在暗界,只有巴尔君王地实力能够高过他,巫妖王阿加雷斯,也就在暗界魔神排名第二,即使是我和瓦沙克两人联手,也不见得能够奈何得了他。”

    “那也就是说,除了巴尔或者是米迦勒,阿加雷斯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抗衡他?”池宁羽不禁有些惊讶,既然阿加雷斯实力如此惊人,那亡灵天灾又为什么会战死呢?

    “呵呵,你误解了这个意思。”萨米吉纳笑呵呵的解释道,“刚刚我说的是一对一的武技对抗的情况下,好吧,假如你地实力和我相当,我就开启了领域和你进行魔法对轰,预先告诉你我将使用地狱爆震,你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照样只能开启了领域和我抗衡?”

    “哦!”池宁羽总算明白过来,料敌先机只不过是一种手段,实际战斗用不用地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真是碰到萨米吉纳所说的这种情况,唯一地办法也只有硬抗,想必阿加雷斯在亡灵天灾也就是遭受到无数人的围攻,这才导致最终战死。

    池宁羽和萨米吉纳慢慢的聊天,几人从密林走出来,见到众魔神各自心事重重的在岛边踱步,见到池宁羽安然无恙的出来,除了希尔还是皱着眉头之外,其他的魔神各自舒展开眉头。狮王马尔巴士甚至笑着叫道:“嘿,池,我就说过吧。阿加雷斯绝对不敢对你动手的。”

    “嗯,马尔巴士,你怎么知道阿加雷斯没有对我动手呢?”池宁羽虽然心有事,但是还是呵呵笑着跟马尔巴士打招呼,“我跟阿加雷斯过了几招,阿加雷斯发现即使打败了我,也会很费力。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巫妖王当然不会做了。”

    “吹牛!”佛拉斯呵呵笑道,“一点魔法波动都没有,就算要过招,也只能武技上分胜负了,但是你现在地水平要击败阿加雷斯,还是差的很远呢!”

    见自己的牛皮被拆穿了。池宁羽并没有什么尴尬。以萨米吉纳所说地阿加雷斯的特殊能力,武技对抗上,自己确实在阿加雷斯面前连个小孩都算不上,当下哈哈一笑,也就罢了。池宁羽心有无数的疑窦未解,但是现在人多嘴杂,也不知道该找谁问去,当下寒暄了几句,阿斯塔若斯提出送池宁羽和贝利亚尔回精灵幻境。池宁羽当即点头答应,贝利亚尔自然也没有什么话说。

    再度回到精灵幻境,少不了又是被蕾妮和艾琳两个小丫头围着叽叽喳喳一番,池宁羽打起精神,笑着陪蕾妮和艾琳聊了一会儿天。实在是精神疲倦到了极点。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等池宁羽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低头见自己的盔甲外衣和靴都被叠好放在床边,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哪个老婆做的,反正不管是谁,总是自己地老婆,也没有什么可避忌的,见贝利亚尔、蕾妮和艾琳三个美人都正在沉睡,鼻息微微,当下也不去打搅三女,披衣起床,走出房间来,一个人慢慢的在芳草萋萋的绿荫地上漫步,仔细回想阿加雷斯和萨米吉纳种种言语奇怪的举动,暗自揣测到底这两个排名前五的魔神大高手到底在弄的什么玄虚。

    “怎么?睡不着吗?”池宁羽坐在草地上,没有回头,听到这冷冽如冰山洌泉一般地清澈声音,就知道是贝利亚尔来了,当下苦笑道:“贝利亚尔,这段时间发生地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任凭我想破了脑袋,还是不懂萨米吉纳和阿加雷斯的意思“有什么问题?不如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的忙。”贝利亚尔慢慢的走到池宁羽身边坐下来,“说不定我知道一些呢。”

    对于贝利亚尔这个妻,在三女,如果说池宁羽更加偏爱谁一些的话,那就是贝利亚尔了,蕾妮性格内向,艾琳还像个小孩,只有贝利亚尔,不仅仅是自己的一个妻,更是一个贤内助,从天使到堕落天使,漫长的生命,见多识广,早已经变得极为睿智,虽然不如萨米吉纳和莫拉科斯的那些老狐狸,但是也算是一颗七窍玲珑心,又是那种自强自立的魔神,因此池宁羽对于贝利亚尔,更多地还是一种亦妻亦友的关系,至于感情上,亲情、爱情、友情,或许更是三者皆有之,加上池宁羽知道了贝利亚尔明知天使守则那些苛刻的要求,还依然选择跟在自己身边,无怨无求,因此池宁羽对于贝利亚尔,向来都是敞开心扉,没有任何避及的东西。

    “贝利亚尔,我觉得真的很奇怪,阿加雷斯在没有苏醒之前,萨米吉纳就跟我许诺,虽然我杀了巫妖王地心腹手下拉莫,但是阿加雷斯绝对不会向我动手,你说奇怪不奇怪?而且,没想到今天阿加雷斯还真地一点向我动手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想招揽我加入暗系,成为魔神。”池宁羽苦恼地摸摸脑袋,摇头叹气道,“你说他们到底是什么打算?还有,我明明拒绝了阿加雷斯的招揽,都已经做好了和他打一架的准备了,但是他竟然一句话也不说,拍拍屁股走路,这可更加让人奇怪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贝利亚尔沉吟半晌,摇头道,“拉莫是阿加雷斯非常依赖的一个手下,在众神之战,因为拉莫拥有魔神非常少见的类似于土系魔法效果的手段,在攻击城市,是阿加雷斯手下一个很强的助力,被你击杀,阿加雷斯应该勃然大怒才对,但是没想到……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萨米吉纳跟他说了什么?”

    “不知道!”池宁羽摇头道,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皱眉道,“对了,阿加雷斯不是最近才苏醒么?为什么知道是我杀了拉莫?”

    “嗯,这个是因为拉莫当年在阿加雷斯面前宣布效忠,并且将自己的誓言约束交给了阿加雷斯,因此阿加雷斯即使是在沉睡,也能知道拉莫的大概情况,所以知道是你杀的也就不奇怪了。”贝利亚尔解释道,“至于誓言约束,是一种以自己信仰的元素创世神为最高约束者,所发下的一种誓言,一旦违背自己的誓言,这种约束力将会彻底摧毁发誓者的灵魂和**,永远不能再度复活,授予者同时也建立起一种奇妙的联系,因此阿加雷斯也能知道拉莫的情况,虽然在沉睡没有任何意识,但是一旦苏醒,也就得知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原来是这样!”池宁羽点点头,苦恼道,“但是现在萨米吉纳和阿加雷斯的表现真是奇怪啊,还有,狮王马尔巴士也是这样,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他早就知道阿加雷斯绝对不会对我动手,真是奇怪啊。”

    “我不知道……”贝利亚尔迟疑了一下,“不光是我不知道,阿斯塔若斯、佛拉斯也都不知道,嗯,除了阿加雷斯、萨米吉纳和马尔巴士之外,西蒂是现在苏醒的魔神排名最高的魔神,但是她显然也不清楚这件事情,难道说,阿加雷斯、萨米吉纳和马尔巴士,他们知道一些什么我们这些魔神也不知道的内幕消息吗?”

    “哎……”池宁羽伸手抓着自己的头发,皱着眉头郁闷道,“到底他们知道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呢?还有,这些古怪的东西或者是事情,难道是和我有关么?”

    “天知道……”贝利亚尔犹豫着,开口道,“阿加雷斯跟你说了什么?”

    “他给我写了几个字,让我辨认一下是什么……”池宁羽摇头道,“他是用小篆写的,嗯,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这个……”

    “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小篆又是什么东西?”贝利亚尔惊讶的问道。

    “你说小篆啊,就是字的一种古老的写法。”池宁羽皱着眉头,苦苦思索,随口回答了一句。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s/read/3.js"></script>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