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柳式议和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张太后犹豫了。

    其实她当然知道焦芳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她同样知道,若是继续打下去,就一日看不到自己的儿子,她踟躇再三,随即站起来,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让内阁代拟懿,胡汉不两立,胡人屡犯汉疆,今岁更是猖獗,命楚王暂不与他们议和,既然已经开战,那就打个痛快吧。哀家再说一遍,外事已经委托楚王,由楚王全权处置,将来再有这样的事,不必再上奏,让他自己拿主意。此外,一定要尽力保住陛下的安全。”

    焦芳心里松了口气,从某种意义来说,张太后和他焦芳不一样,焦芳一切都是从自己的私利出发,可是张太后虽然也有舔犊之情,却久受先帝熏陶,却也不失圣明。

    不过张太后在这件事上让步,却也是为了朱厚照好,这一次大错,本身就是朱厚照铸就的,若不是朱厚照重用刘瑾,边关岂会军纪败坏,又怎么会给蒙古人可趁之机,此后又是一错再错,私自离京,张太后就是没有出宫,想必也能听到宫外头臣民们的言论了。

    堂堂天子,宠幸阉人,使得朝纲败坏,外族入侵,更是被异族挟持,这皇上的人心只怕散的差不多了。

    也幸好还有楚王在维持大局,可是就算能维持大局就怎么样,赶跑掉了胡人,能拉回人心吗?

    张太后不但需要自己的儿子平安,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重新得到人心。

    她很是疲倦的挥挥手,道:“你下去吧。”

    焦芳连忙道了一句娘娘圣明,连忙出了宫。

    懿旨很快便发向蓟县。

    柳乘风接到懿旨之后,也就没有这么多废话了,眼前的蒙古大军马儿都已经走不动路,甩不开蹄子,没了马料就没有战马,没有战马所谓的铁骑就成了病猫。

    既然到了这个份上,那么就动手吧。

    号令一下。在方圆百里之内无数军马开始调动,各营按照指令开始动作,紧接着,战斗从一处叫白河沟的地方率先打响,一队明军骑兵很快就在这里打开了一个口子。狠狠的将对面的蒙军大营冲了个七零八落。

    可怜的蒙军们此时居然是想仗着营寨和城镇的工事来进行抵抗。最擅长进攻的蒙古铁骑居然改行成了龟缩在城内的明军,攻守之势异也!

    蒙古人对于守城显然就是蒙学少年郎的水平,明军对付他们倒是简单,某处蒙军龟缩不出。立即派快骑去附近的炮营征调十几门火炮,随即开始炮击,往往这个时候,蒙古人就乱了,骑在马上。弓箭在手,他们可以傲视天下,可是躲在城后头,弓箭又远远不如火铳、火炮犀利,被动挨打的情况之下,他们显然就是一盘菜。

    几个时辰之后,整个蓟县境内已经爆发了数十场战斗,在这狭小的平原地区内,无数的大军在各处进行攻防。到处都是喊杀,到处都是攻城拔寨的喊杀的军马,龟缩在大营和城墙后的武士,还有紧急驰援的一列列军队。

    明军的进展很顺利,原先犬牙交错的阵地如今已被明军如尖刀一般刺入了蒙军的腹地。甚至有一部蒙军已被切割,接下来就只剩下围歼的问题了。

    不过爆发出来的问题仍然不少,那些战力低下的各地勤王官军们嗷嗷叫的举着长枪、长矛朝蒙军冲锋,结果虽然蒙古人已经筋疲力竭。战马亦是迟钝无比,可是一起爆发出一阵喊杀。这些家伙居然就丢盔弃甲,择路而逃,以至于败兵把赶赴来督阵的骁骑营军马都冲了个七零八落,自相践踏,死伤者竟是超过了百人。

    战报还没有传来,骁骑营提督已经带着人气势汹汹来告状了,咬牙切齿的要讨还公道。

    基本上一天下来大多数都是这种狗屁倒灶的事,骁骑营来告状,新军也来告状,三千营、五军营就更不必说,大家都是满肚子的气,据说还有一次战斗,竟是边镇的一支军马因为不忿山东来的勤王官军抢功,蒙古人还没打跑,就已经拔刀相向,打的昏天暗地。

    柳乘风震怒,不过震怒也没法子,他的这一支联军素质不一,又互不统属,平时大家就不太看得起对方,结果稍有矛盾,顿时便嗷嗷叫。

    其实从这一点上看,就可以看出大明军制的许多弊病,不过柳乘风现在也顾不了许多,他要的是结果,改良军制现在和他没有关系,他要的是给蒙古人一次迎头痛击,为了杜绝此事,他不得不亲自带着一大队的亲卫四处去巡视,遇到这种混账,就地处决了一些,各部一看风声不对,这才稍稍有了些收敛。

    总体上来看,这一日的战役还是以全胜收场,无数的明军蜂拥击破蒙军各营,甚至连蓟县的县城都已经遥遥在望,蒙军虽然彪悍,现在却连丧家之犬都不如,丧家之犬至少还有地方跑,他们是无处可逃往北就是山海关,在那里有数万楚军以逸待劳,坐拥雄关等候他们。往东就是汪洋大海,至于其他两个方向,则到处都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明军。

    蒙军的阵地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收缩,损失惨重。

    甚至到了夜晚,攻城拔寨和奇袭的事仍有发生,时不时会有一股股的军马相互争夺,在夜间疯狂战斗。

    在抛出橄榄枝之后,李若凡得到的却是这个回应,让她不禁有些惊慌失措,她一向自认自己算无遗策,可是想不到却栽在了这里,其实她并没有输在韬略,她的失败在于没有认清明军,蒙古人对明军的认知还处在几年之前,哪里知道人家早已脱胎换骨,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明军已经全然不同。

    第二日清早,更大规模的攻势已经开始,柳乘风已经完全没有顾忌了,第一日的时候,他还保留了相当多的新军作为后备队,以防止蒙古人反扑,现在他押上了所有赌注,决心给蒙古人致命一击。

    更大规模的战争开始,到处都是烽烟,到处都是厮杀,可能几里地之内有数万人厮杀在一起,而数里之外,又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明军经过了第一天的磨砺,已经渐渐的从生手变成了熟手,此时士气如虹,至少那种无缘无故一碰即溃的事不再发生,一支万人以上的军马,不死个几百人绝不会溃退。

    再加上新军的大规模投入战场,蒙军大败。

    此时的蓟县已经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伏尸,蒙军的尸首尤其之多,甚至连流经此地的河流都已经染红。

    而蒙古人也使出了杀手锏,押着朱厚照出现在阵头,正要磨刀霍霍准备冲杀时,结果明军得到的命令却是,皇上是假的,杀。于是乎,不要命的明军一拥而上,蒙军见状,转身便押着朱厚照逃窜。

    朱厚照也是悲催,他一向喜欢游戏,可从前一直是他玩别人,今日却是被人逗着玩了。

    面对柳乘风这种二愣子的打法,李若凡终于坐不住了,二十多万军马入关,现在身边只有十几万人,而且看这架势,明军似乎不太稀罕这个皇帝,再想想当年土木堡之变,瓦刺人似乎也是挟持了明英宗,结果人家根本不搭理,该打还是打,这一下子李若凡明白了,人家是来报仇的,至于这个皇帝,显然人家没多大兴趣,或许这个时候,在北京城里已经有人开始讨论拥立新皇帝了。

    到了这个份上,她不这样去想也是不行,现在她面临两个选择,要嘛干掉朱厚照,来个鱼死网破,这么做固然有好处,可是危险也很大,干掉了朱厚照,就等于是你杀掉了人家的皇帝,人家本来就是来拼命的,现在理由更加站得住脚了,到时候这十几万勇士还能活吗?

    第二个选择也很简单,那就是趁着朱厚照还稍稍有一丁点的利用价值,立即去兑换点东西,能换什么算什么,反正总比什么都换不来的好。

    于是她只得亲自信,不过这封书信和上一次要求平等的议和来,态度要恭谦了许多,姿态也低了许多,若是用后世的话来说,这应当是乞降的书信,她的要求很简单,只希望双方暂时停战,只要能保住她的族人,一切都可以商量。

    书信交到了柳乘风的大营,柳乘风回之以冷笑,他这一笑,帐中的将军就有些发寒,柳乘风环视他们一眼,把书信丢在案上,道:“看来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传令,暂时罢兵,准许蒙古汗率部投降,明日这个时候,让她来见本王,任何蒙古人若是稍稍有什么异动,也不必客气,立即可以进行报复。”

    对柳乘风来说,这样才算是议和,不把对方打怕打服算个什么议和,而且这好戏还在后头,想要命还不容易?没有等同的东西拿来交换,柳乘风是玩玩不肯的。

    战争骤然停止。

    双方都在喘息,却都用血红的眼睛看着对方的阵地,一边是意犹未尽,一边是心底发毛。

    李若凡得了消息,只得单人独骑出现在了明军的中军,在大帐里,柳乘风高高坐在椅上,等候她的大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